专利诉讼的关键环节是将被起诉的产品/技术与专利权人的专利进行比较,确定其是否相同或相似。对于产品制造方法专利,由于该产品的整个生产过程是在被告企业完成的,专利权人往往很难获得被告产品生产过程的证据,并向法院证明被告产品的制造方法与自己的专利方法相同。为此,专利法第六十一条特别规定:“专利侵权纠纷涉及新产品制造方法的发明专利的,制造同一产品的单位或者个人应当提供其产品制造方法不同于专利方法的证明”,使举证责任倒置。

那么,专利权人如何证明他们的产品是“新产品”?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专利权人和法院如何在实际案件中证明和确定“新产品”。

1、 李玲诉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发明专利侵权案

事实上,现实中存在着大量以论文、技术文件等非专利形式存在的技术方案。因此,只有在专利申请日前没有其他专利申请文件证明该产品属于“新产品”,忽略了与其他技术方案的对比分析,缺乏说服力。

与案例1不同的是,这里的专利权人不仅提供专利文献类型信息,还提交了各种事先取得的技术证书和技术成果鉴定证书,大大增强了产品的创新说服力。因此,法院终认定该产品为“新产品”。

从上述案件可以看出,法院对“新产品”证明的认定较为严格。由于专利文件只是现有技术的一部分,仅凭专利文件证明该产品属于“新产品”可能得不到法院的支持。在案例二中,专利权人结合前期取得的能够证明其创新的各类证明(科技成果鉴定证书、*****新产品证书等),证明其创新,并取得较好效果,终得到法院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