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连我的搭档都不知道?”上个月第十二日,记者来到了丰县市一个镇,与丰县法院的警察局执行。当一个案件的被执行人被成功逮捕时,他怀疑地询问了执行警察。

原来,这是该所为寻找被执行人而自主开发的微信定位的效果,在穷尽对被执行人传统考核方法的基础上,创新思路,运用信息化手段对被执行人信息进行深度挖掘。近年来,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大数据在实践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丰县法院跟上时代的步伐。为有效解决实施难题,打好实施攻坚战,运用信息技术手段,创新实施方法,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创新之路。

推进案件发现、发现人的落实,一直是人民法院面临的一大难题。在信息时代,微信几乎成为每个人交流的平台,很多人都会使用微信,每个人的微信号码都是***的。

我们能不能把人肉搜索和微信这两个互不相关的东西结合起来,给实现带来新的变化?

丰县法院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据研究院研发人员介绍,锁定被执行人微信定位,定位被执行人,将大大提高成功率。这样可以及时锁定相关位置。一旦被执行人出现在相应的区域,应用程序可以提醒执行警察,以便执行警察可以在***时间冲出去抓捕被执行人。

此外,应用程序还可以对被执行人的朋友圈进行深入查看。一个不经意间动态的被执行人朋友圈可能成为执行警察抓捕被执行人的机会。通过被执行人朋友圈的时间和地理位置,执行警察可以对被执行人的一般活动轨迹进行深入分析,找出“失踪”的被执行人,让被执行人无处藏身。

“现在发现遗嘱执行人在大沙河镇的一家***里,我们开车上路,还有5分钟左右就到了。”

这是奉贤法院执行委员会袁远与奉贤法院执行指挥中心主任增杰的对话。通过查看行刑应用程序,曾杰可以清晰地看到袁元目前的行刑路线,并收到行刑前线的***情况。

为更好地解决“执行难”问题,丰县市法院执行指挥中心副主任李静超自主开发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掌上电脑执行应用程序。现在执行应用程序已经完成了利来app的版权注册。

记者了解到,通过“掌上执行应用程序”,医院执行警察不仅可以对工作中常用的节点进行登记保存,还可以实现案件查询、查封到期提示等功能,大大节省了承办人前期查询各种信息的时间。此外,它还可以有效地记录执行行为,实现对重要执行节点的可视化记录,并以图像、声音等形式对执行行为进行数字化保存。同时,还可以将办案的相关节点及时传送到分管领导的手机上,使分管领导即使不在执行现场也能对执行过程进行监督,客观上提高了执行规范化水平。

“目前,这款手持应用在执行董事会的普及率达到。现在很多承办人不再需要打电话查询案件信息。手机拍摄的照片和视频可以通过应用程序直接上传和备份,这大大方便了实现。”曾杰说。

目前,惩治失信者的方法很多,其中之一就是公布失信者名单。这种方式压缩了被执行人的活动空间,迫使“老赖”履行自己的义务,产生了显著的效果。为了准确打击“老莱”,丰县法院结合当地实际,采取“技术升级”的方式,增加了准确的引导因素,并采用广告形式,准确地公布了被执行者的名单。

据了解,医院可根据失信执行人的性别、年龄、地域等情况,以广告形式准确发布失信执行人信息,使“老赖”的个人信息不仅能在公众视野中曝光,而且能在执行人所在区域曝光。

“这种广告具有显著的警示作用,使那些仍抱有拒绝履行义务幻想的人的希望化为泡影,正在履行义务的人认识到履行义务的必然性,李景超告诉记者,在传统文化浓厚、村民朴素的农村地区,将准确地在被执行人周围的亲友微信上投放广告,形成一个小范围的舆论“漩涡”,减少他们的活动空间。在舆论压力下,许多被执行人能够自觉履行自己的义务,节约大量的司法资源,取得较好的社会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