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一位知识产权律师聊天很有趣。他谈到了中国知识产权的现状。他的观点是,知识产权在中国不受重视的原因是中国企业家和商人更加注重市场份额和产品销售。

我不是做这个生意的,但是因为我和美国智库有很多接触,我知道一些美国的想法。他们的观点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黑客窃取技术,另一种是他们用市场换技术。总之,他们认为中国政府无法保护知识产权。

我认为,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存在一些问题,可以批评,必须改进。但是,从根本上讲,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时间。

传统上,我们非常重视财产,主要是物质上的,房子上的,汽车上的,甚至白菜上的,只要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就不允许别人碰。但是,属于文化和精神层面的东西不被视为财产。在中国传统中,有一个“文以载道”的概念。文化和精神的东西是沟通可以发挥其应有的作用。这是所谓的属于公众。如果你只是自己读一本书的话,印一本书是很遗憾的。

我记得我在***文学出版社遇到过两件事。一是湖南某县偷偷印制邓小平文选。我们找到了消息来源,联系了县委宣传部。对方的回答是:出版邓小平文选是件好事!另一个是1993年,作为***文献出版社副社长,我编辑了父亲邓小平。中国有十几本盗版书。当时,我在山东省某县抓到一家印刷厂,还找到公安机关立案,并罚款。当然,罚款终捐给了山东省的地方***。

但本案结案后,笔者不愿再打其他案件。她认为表明自己的态度是可以的,在战斗中有欺凌的嫌疑。

20年来,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但要根除传统观念还需要很长时间。美国人也应该意识到这一点。然而,事情往往没有我们所希望的那样发展,因为美国人和中国人有不同的观点,有不同的发展道路。改变美国是不可能的。正如美国不能改变中国一样,它只能改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