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问题表明,在所有这些情况下,不应使用现成的公式,而应回到市场制度的基本原则上来,应根据每一种情况确定政府应保护的具体权利

知识产权有多种类型,包括专利、利来app的版权、商标等。人们很容易错误地认为,知识产权与一般产权具有相同的权利法律基础。事实并非如此。一般产权关系到具体的物质**。知识产权与思想**息息相关。知识产权是通过确认一个人的所谓观念的垄断专有权,限制其他所有人所拥有的一般财产权所包含的控制专有权而确立的。也就是说,所谓知识产权是通过限制他人行使一般产权而形成的。

狭义上讲,一般产权是指具有特定物质形态的产品的产权,这些产品在某种程度上具有稀缺性、竞争性和排他性。例如,杯子有上述三个特点。一个杯子的价格显示了它的稀缺性。这个人有一个茶杯,别人不能用。与杯子不同,作为知识产权的理念存在于理念**,而不是物质**。尽管人类总是渴望好的想法,但好的想法似乎是稀缺的。但就稀缺性的定义而言,概念本身并不具有稀缺性。一旦这个想法出现,每个人都可以不用付出一定的代价来使用它。它的消费可以是无止境的,消费没有排他性和竞争性。

但一旦一种观念成为知识产权法保护的对象,被赋予所有权,即所谓的知识产权,实际上就是授予垄断权的观念。这种法律仍然需要以一般产权,才能实施所谓的知识产权保护。也就是说,一般业主不允许在自己的房产上植入这样的想法。这种所谓的知识产权保护,实际上是建立在对一般知识产权的法律限制上,也就是说,它实际上是建立在法律侵权的基础上的。严重的问题是专利权。

美国知识产权达马托认为,专利法规定,个人不能以专利文件中具体提及的方法,将已知的自然法适用于自己的财产。因此,专利法必然赋予权利人对他人财产的部分所有权。达马托认为,这种知识产权保护是没有道理的。知识产权的特权只是授权其受益人禁止他人以和平和非非法的方式使用或安排个人的合法财产。正因为如此,达马托认为,知识产权不是不动产权利,或者说,至少不是一般的产权。

达马托在文章中还指出,在整个发明和科学发现史上,任何试图清晰有序地划分这个人或那个人的思想贡献的企图都是徒劳的,甚至是愚蠢的。发明不断相互吸收和传播。抄袭、消费和合作仍然可以创造新的发明。在他看来,探索一个人或一个群体,他想从一个特定的人或群体,是假设我们知道一些远远超出我们能力范围的事情,我们对思想的产生和发展的整个画面是清楚的。如果成千上万的人为每一个“想法”作出贡献,那么选择一个受益人(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享受有限的知识产权垄断是愚蠢和不经济的。

根据一般法律分析,知识产权必须归咎于严重的违反所有权和自由市场原则的行为,其核心是贸易保护主义和反竞争。由于知识产权的法律基础如此荒谬,美国律师、自由主义者肯塞拉也写了一本小册子《反知识产权理论》。

知识产权虽然不是一般的产权,但法律上以“反向适用”的方式将其界定为产权。我们先来看看专利法的发展以及专利的合法性和实用性。

专利法也为美国的技术和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美国1787年颁布的《联邦宪法》第1条第8款规定,“为了促进科学和实用技术的进步,作者和发明人对其作品和发明的专有权,应当在一定时期内得到保障。”**率先将专利权写入宪法。

以上数据似乎说明了专利法的有用性。与它的存在相比,它似乎使发明井喷。但这种效用体现在对发明的垄断权上,垄断权的设立具有任意性。由于一项发明被授予垄断权,人们肯定会为一项发明争取专利。然而,随着机器时代的到来,新发明的可能性似乎比以前大得多。这种侵犯一般产权的专利法,对促进科技创新和经济发展应该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一般产权受到严重侵犯,独立发明人的权益被排除在外,也是一个事实。许多独立的发明和进一步发明的可能性可能会被破坏。

那么,有必要通过专利法或者著作权法来保护发明或者著作权吗?答案是否定的,根据罗斯巴德的《人民、经济和**》一书,有一种符合自由市场逻辑的“专利权”。没有必要制定专门的专利法或将其称为“专利权”。罗斯巴德认为,在自由市场上没有“专利权”。但是,舟山专利申请将拥有任何发明人或著作权人申请的著作权。

首先,罗斯巴德论证了适用于利来app的版权的一般法律。出版本书或乐谱时,利来app的版权所有者可以在利来app首页打印“利来app的版权”。这意味着,任何同意购买该产品的人也同意,它不会复制或复制该作品出售。著作权人没有将全部产权卖给买受人。他出售他的作品,条件是买方不将其复制出售。任何违反他或其后的买方订立的合同的行为都将是一种隐性盗窃行为,并将在自由市场中得到相应的处理。由此可见,利来app的版权是自由市场上的一种产权逻辑机制,不需要专门的利来app的版权法。

罗斯巴德随后论证了“专利权”可以用著作权的逻辑来对待。发明人对“专利权”的部分保护可以通过利来app的版权保护的形式在自由市场上实现。在完全自由的市场上,发明家可以为他的机器标记利来app的版权。那么,任何购买这台机器的人都会购买它,条件是他同意不复制和出售机器牟利。任何违反本合同的行为都构成了隐性盗窃,因此他应该在自由市场受到起诉。

这表明,在没有“专利权”的自由主义法律下,人人的财产权都可以得到保护。他认为,在“专利”持有人开始持有“专利”之后,“专利权”实际上侵犯了思想或发明的独立发现者。因此,“专利权”侵犯而非保护产权。罗斯巴德进一步认为,并非所有但只有某些类型的原创思想和某些类型的创新可以被视为可授予专利,这也证明了“专利权”保护原创思想产权的主张是似是而非的。

罗斯巴德指出,对机械发明和文学作品的利来app的版权适用“专利权”是极不合适的。他觉得,如果正好相反,就更符合自由市场,因为文学创作是个人独到的产物,几乎不可能被别人独立复制。因此,将文学作品视为“专利”而不是利来app的版权只会导致很小的差异。相反,5月11日的机械发明只是自然规律的发现,而不是个人创造,因此类似的独立发明一直在发生。发明同时出现是一个普遍的历史事实。因此,如果我们想维持自由市场,就特别重要的是允许机械发明的利来app的版权,而不是“专利权”的存在。

哈耶克对知识产权也有很大保留。在《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一书中,有人指出,就物权法而言,不难看出,对于普通的动产“物”或“物”而言,简单的规则是不可无限适用的。在近刚刚扩展产权概念的其他领域,避免垄断和保护竞争的问题更加突出。他在这里指的是发明专利、利来app的版权和商标等权利和专有权。

他毫不怀疑,在这些领域盲目使用发展在有形商品上的产权概念,极大地促进了垄断的出现。因此,他指出,要使竞争发挥作用,需要进行彻底的改革,特别是在工业专利领域。对于承担一定的科研投资风险,授予垄断经营权和专有经营权是否真的是合适、有效的回报形式,人们必须认真审视。哈耶克认为,专利问题清楚地表明,在所有这些情况下,我们不应使用现成的公式,而应回归市场体系的基本原则,并根据每种情况确定政府应保护的确切权利。

哈耶克指出,私有财产这一简化概念的机械扩张带来的另一个不利后果是商标和专有名称。他认为,在这一领域,立法只有一项重要任务要做,那就是确保产品来源信息的完整和真实。然而,由于商标一直被用来指代一类商品,而这类商品只能由商标所有人生产,因此,强调对生产者的专属描述,忽视对商品特性和质量的类似规定,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