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的知识产权制度和工作制度也需要法律工作者思考,企业知识产权管理机制是否健全有效,已建立的规章制度能否高质量实施等,“2013年创维知识产权部人员流动率约为50%”——这是创维集团法律经理王承恩在《法人》杂志与上海交通大学开元法学院联合主办的“2013中国企业法人年会”上举的一个例子。

近年来,从吉百利和王老吉、苹果和三星到中兴,涉及知识产权的案件共有337起。随着全球经济的快速发展,知识产权问题在日常经营活动中越来越突出,而从事知识产权领域的人才却越来越稀缺。

相关数据生动反映了当今社会知识产权人才的匮乏,也导致了企业在知识产权领域经常遇到的问题。但是,由于一些企业缺乏法律人员,一些法律人员在处理知识产权相关问题时采取了不当措施,知识产权问题越来越严重。

在“2013中国企业法律事务年会”上,一批优秀的企业法律管理者就如何解决和预防日常工作中的知识产权问题、法律人员如何有效帮助企业在日常经营中管理知识产权等谈了自己的看法。

早在中国加入**贸易组织时,由于涉及外国的知识产权纠纷,许多国内企业就不得不对一些跨国公司进行经济补偿。当时,许多跨国企业利用中国企业知识产权意识淡薄的优势,将中国企业带入了他们早已安排好的陷阱。中国企业不应以降低自身利润或其他损害企业利益的方式来换取终结算。

随着全球经济进一步一体化进程的加快,人们对知识产权的认识更加深入。然而,随着人们知识产权保护意识的增强,从事知识产权工作的法律人员不断减少,许多企业面临着知识产权管理的人才困境。

究其原因,王承恩认为,在历次会议上被冠以“崇高”之名的知识产权部门,在实践中并非如此。有时它太高等了,不能像仙女一样降落在天空。此时,向知识产权部门致敬的人是企业的决策者。如果他是一个高度认识知识产权对企业影响的信徒,那么知识产权部门将获得更多的资源支持。但如果老板或企业高层不认可,那么你的日子可能会更郁闷。

王承恩说:“当然,一些知识产权人才会选择离开这个部门、这个企业甚至这个行业。”。

决策者对知识产权价值的认识将极大地影响企业内部知识产权部门的发展。一些企业的管理者在应对知识产权问题时,仅仅是简单地以“快”取胜,总是想着开发新产品来赢得行业竞争,保护自己的商业模式形式和利润。

这当然是好的,但并不全面,也不现实,因为当企业加快前进步伐时,其他企业也在移动,不同企业在行业中的地位和影响力也不一样。因此,企业应该有一个好的计划,帮助他们有效地预防和处理知识产权问题,而不是做一些闲置的工作。

决策者在企业知识产权建设中起着主导作用。也就是说,如果老板不认识到知识产权的重要性,企业的法律人员就很难在知识产权上有所作为,这也是一些企业知识产权做得不好的原因。

那么对于一个高度重视知识产权的企业的法律人员来说,如何借助决策者和企业自身的条件来进行知识产权的制定呢?北京强权知识产权研究院执行官杨旭日认为,法律人员在为企业规划知识产权时应注意两个方面:一是有效设定目标,二是有效执行。

杨旭日认为,法律人员应该具有全球视野,关注**而不仅仅局限于中国,并进行横向比较。当法律人员为自己的企业设定超越其他企业知识产权的目标时,不能太“简单粗暴”,只与竞争对手竞争,而要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制定。

“一个好的企业法律人员在办理与企业知识产权有关的事项时,应当考虑企业在知识产权中的投入产出比,这将大大提高法律人员制定知识产权战略目标的有效性。”另一方面,法律人员还应了解企业所涉及的相关技术的发展趋势,包括短期内不乐观的技术,杨说,国内的研究现状和未来的发展方向等。此外,作为企业的法律人员,在为公司制定了知识产权战略目标后,有必要帮助企业落实目标,并使之落到实处。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在企业法律事务帮助企业寻找解决知识产权问题的途径时,企业自身更应该关注知识产权能够给企业带来的利益。

对于企业来说,创新是企业获得更好的发展的基础,创新也可以使企业拥有更大的竞争优势。因此,中国企业在科技创新方面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创新将伴随着新技术的出现。中国企业应该更加重视以专利的形式保护这些新技术,从而保护自己的发展明朝拥有强大的法律武器。

在**经济快速发展的背景下,许多企业都会参与产品的出口,而这些出口产品的相关技术往往会引发知识产权风险。因此,国内企业要想在海外市场谋求发展,就要努力树立“产品出口不变,知识产权”的理念,即:,企业涉及新技术、新专利产品出口的,应当事先进行知识产权检索论证,开展注册商标、专利的申请登记,有效降低可能出现的知识产权风险。

有条件的企业应当在企业各部门设立由专利律师和负责知识产权管理的科研部门组成的专利委员会。根据市场、经营和科研开发的情况,决定企业新开发的技术投入市场的法律状态。

除了设立知识产权管理部门外,企业还应制定严格的内部管理制度,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并着手做好企业内部员工的知识产权保护工作。

但由于大多数企业对专利信息和技术信息工作的重要性认识不足,没有建立自己的专利信息数据库,也不知道如何利用专利信息进行技术分析,确定研发方向,跟踪竞争对手,规避产品研发、与其他企业合作、进出口贸易等方面的专利风险,这也使得企业如果在知识产权领域出现问题,就会处于被动状态。

北京强权知识产权研究院ceo杨旭日表示:“知识产权不同于一般的法律事务,需要结合一些技术来包含一些商业思维。”

杨旭日说,在知识产权相关问题的操作中,法律人员要多纵向思考,不能一味处理问题,要注重细节,着眼实际,协调好,从而更好地解决企业遇到的知识产权问题,有助于提高知识产权经营水平。

此外,法律工作者在日常工作中也要提高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使企业有更好的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当其他企业侵犯自己的知识产权时,不能再放任其发展,而应采取积极的救济措施加以处理。

哪里有人,哪里就有河流和湖泊。对于企业来说,也是一样的。获取利益是企业的众多目的之一。当有好处时,竞争是不可避免的。如果存在竞争,企业之间甚至行业之间都会发生冲突。那么,当企业之间的竞争涉及知识产权时,企业和企业中的法律人员应该如何面对?

以爱思唯尔为首的中国政务司司长张玉国以出版业知识产权为例,提出了一个新的理念:合作胜于斗争,效率胜于斗争。

随着我国信息产业的兴起,作为一个出版产业,它越来越多地接触到知识产权,而出版业中涉及多的知识产权保护内容就是利来app的版权保护。张玉国认为,合作是有效保护利来app的版权的途径。

张玉国说,出版业在知识产权保护中经常涉及利来app的版权问题。在出版业,面临四大挑战:一是小公司非法获取一些高价值的专业数据资源转售;二是一些网络企业以低价出售每年数百万美元的数据库访问权;三是一些学术客户可以从企业获得资源,其他企业可以免费使用;四是一些搜索引擎和共享平台上的资源,人们可以免费上传。

然而,在出版业中,往往面临一个得心应手的问题:企业想要攻击的对象往往是企业的大客户。在这种情况下,企业不仅要维权,也不想得罪对方,因此此时,企业将面临选择。

张玉国认为:“要采取合作的方式与侵权人沟通,不断教育侵权人”,这种合作比以往激烈的斗争取得了更好的效果,更有利于建立处理知识产权问题的长效机制。

张玉国以自己的企业与阿里巴巴集团在知识产权方面的战略合作为例。在合作中,阿里巴巴集团主动为企业过滤知识产权相关资源,积极配合企业宣传阿里巴巴集团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一些措施,这使得双方的沟通非常好,有利于双方企业的共同发展。

同时,张玉国认为,遇到知识产权问题时,除了与企业合作外,还应积极与政府合作。政府拥有的资源,与之合作往往可以建立一些长期机制,而不是一堵墙。